孟母三遷的啟示(雷鳴:改變環境—“孟母三遷”的啟發)

  • A+
所屬分類:百科

孟母三遷的啟示

改變環境
—“孟母三遷”的啟發
  
作者|雷鳴

孟母三遷的故事在中國可謂家喻戶曉,流傳甚廣,也被人們廣為稱頌。孟母為了給孟子一個適宜學習和成長的居住環境,不惜三次搬家,最終培養繼孔子之后有名的一代亞圣。孟母三遷的故事發生在現在的山東省曲阜市。

孟子,姓姬,名軻,戰國時期鄒國(現在是山東鄒城東南)人,魯桓公的后裔,王公貴族的后代。孟子跟孔子、荀子一樣,姓氏后面帶一個“子”,是對比較有學問的大人物的一種尊稱。孟子三歲的時候,父親就不幸離開人世,之后孟子和孟母相依為命。孟母為了祭拜和緬懷丈夫,把家安到了墳地附近,這就是孟母第一次搬家。
孟子不懂母親為什么把家搬到墳地附近,他熟悉環境之后,就和鄰居的小朋友們玩學著哭墳、挖土、埋“死人”等辦喪事的游戲。孟母發現孟子玩這些游戲后,覺得這樣的居住環境不利于孟子的成長。所以孟母只能割舍下每天能望著丈夫的墳頭進行緬懷的念想,決定再次搬家。

孟母第二次搬家是從他父親墳地附近,搬到一個集市附近。天真活潑的孟子,不知母親為什么又要搬家,像上次一樣熟悉環境之后,該怎么玩就怎么玩。孟子每天看到集市上的人來人往,聽到集市上的商賈們吵吵嚷嚷地買賣東西;他覺得很有趣,就跟鄰居的一些小朋友玩殺豬、宰羊,買肉賣肉、討價還價等游戲。孟母看到后又發愁,心里暗著想:孩子的父親已經撒手人寰,怎樣才能讓孟子更好地成長,以慰籍丈夫生前的囑托,已成了當務之急。

自春秋末期孔子創辦民間學校以來,讀書不再是一些貴族子弟的專利了,平民也有讀書和接受很好教育的機會。

孟母經常教導孟子,同時跟孟子說他父親生前的囑托和愿望。孟子對母親的諄諄教導,聽著似懂非懂,同時在孟子幼小的心靈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孟母在想什么居住環境才有利于孩子的成長,明顯兩次搬家的居住環境都不理想。孟母隱隱約約地感覺到這樣的生活環境無法完成孟子父親生前的囑托和愿望,再次搬家也成了必然。

孟母第三次搬家是從集市附近搬到一個學堂的旁邊。當孟子在夢鄉里被朗朗的讀書之聲吵醒時,心里想著,來到這個鬼地方,沒有之前的那些小朋友玩耍了,還天天一大早被這種無聊的聲音吵醒,這日子過的真不是滋味……不如去看看倒也無妨。

孟子跑到學堂,剛好挨著墻壁的一個窗口,想探頭去看里面的情景,無奈個子太矮夠不著。他就在學堂周圍找來幾個磚頭鋪在地上,壘在一起墊高,站起來看,這下教室里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學堂的小朋友跟他一般大,夫子站在講臺上給小朋友們上課……一時,他覺得之前的小朋友只會玩游戲,現在的小朋友都在讀書,也沒有小朋友跟我玩,老是呆在家里又悶又無聊,干脆我也來讀書。

孟子站在學堂窗口,看了很久,聽的很入迷,跑回來就吵著跟母親說自己要去學堂讀書。孟母聽到兒子的訴求,內心的石頭瞬間落下,喃喃自語:“孩子他爸,我們的兒子想讀書了……要上學堂了……這才是我們要給孩子尋找的生活環境!”孟母一時激動不已,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猛然地抱著孟子:“兒啊,媽媽這給你報名去?!边@時的孟子剛好六歲,像我們一年級的小朋友一樣開心地上學了。

“昔孟母,擇鄰處,子不學,斷機杼?!睆倪@句簡短的十二個字來看,孟子上學堂讀書并不是那么順利的,幸虧有孟母對他的嚴格管教。

皇天不負有心人。孟子經過多年的寒窗苦讀,在母親的循循教誨教下,最終學有所成成為一代大儒,被后人尊稱為儒家“亞圣”。

我不知道在觀看這個故事的父母會有什么感受?我的感受是:孟母是偉大的母親。孟母的幾次搬家,也許現實很多父母有過這種經歷。如今我們有些父母總是想方設法地給孩子好的生活條件和找好的學校,但是現實當中又有多少父母有像孟母那樣耐心地教導孩子!我為孟母的愛子之心和教子之方所折服。

作為父母,如果一味的強調給孩子最好的,而忽略了孩子的思想教育,忽略了與孩子的有效溝通和交流,忽略了與孩子的共同成長……父母給“最好”的給孩子,沒有錯,但也要知道孩子是否適應、能否接受、心里怎么想等等。父母給了孩子“最好”的不一定就能得到最想要的結果,有時還會適得其反。所以我們做父母的,還得好好學習孟母教導孟子的秘方。

 “昔孟母,擇鄰處,子不學,斷機杼?!边@句話不斷在我耳中回響,讓我感受頗深,同時受益匪淺。

我們設想一下,如果不是孟母不斷地選擇搬家,孟子會成為戰國時期赫赫有名而名垂千古的大人物嗎?如果不是孟母三次搬家改變環境,孟子也許會成為殺豬賣狗之輩或織席販履之商,也可能成為超度亡靈的和尚或占卜算命的江湖術士。所以孟母一次次地選擇搬家是非常明智的,同時孟母對孟子的諄諄教導,對孟子以后成為一代大儒那是起著很大的作用的,所以孟母是一位非常偉大的母親。歷史上像孟母一樣偉大的母親有很多,比如徐庶的母親、陶侃的母親、歐陽修的母親、岳飛的母親……歷史是一面鏡子,一面學習的鏡子,可以照亮我們前行的道路。

更多精彩文章:
■閻連科:為什么我們活著每天都想大哭一場
■余華:我不想活成別人,我只想在離世時,成為了全世界唯一的自己
■柴靜:人最大的痛苦就是心靈沒有歸屬
■賈平凹:我怎么戰勝了自己的窩囊?
■劉亮程:今生今世的證據

來稿須知

    本平臺旨在“不厚名家、不薄新人,唯質取稿”。歡迎文字愛好者投稿。要求:
1.原創首發散文、小說、評論、詩歌必須在600字以上,內容按“題目+作者+內容”格式編輯在一個word文檔中,用附件形式發送指定郵箱:[email protected]。本征稿長期有效。 
2.本平臺所有來稿要求文責自負,所有作品打賞的費用將按平臺投稿協議規定結算。有打賞作品的作者請主動加編輯微信號:dangdaizuojia。若作品推出,十天內作者不加編輯微信,或編輯給轉發打賞費用在24小時內作者不及時收取,本平臺就視作者自動放棄費用處理。所有來稿若三日內平臺不刊發,作者可自行處理。
3.本公眾號發的內容,編輯在發稿前第一時間通知作者,也請作者留意關注,多自己轉發宣傳自己。對于每次推出的作品超出五百以上點擊率的,以后平臺優先發稿。

覺得好,請點擊在看再走吧!

孟母三遷的啟示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