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經濟學(勞動經濟學 | 同工同酬很難嗎?)

  • A+
所屬分類:知識

勞動經濟學

同工同酬很難嗎?
勞動經濟學
浙理HR

 Can we fear nothing? 

      21世紀以來,伴隨著社會經濟和女權運動的快速發展,女性社會地位提高,在勞動力市場上占據了“半壁江山”,女性的領導能力也普遍得到了社會認同。
      但盡管這樣,她們受到的待遇卻并不樂觀。在中國,據不完全數據統計,同等職位的情況下,女性的薪酬往往是男性的80%甚至不到;即便是已經進行了多年性別平等斗爭的歐洲,在勞動薪酬方面男性和女性依然不平等,同等工作狀態下,男性的平均薪酬仍然高于女性。

是什么造成了女性薪酬低于男性?
我們用勞動力市場歧視理論向你解釋

1. 雇主個人偏見
根據該理論,有偏見的雇主有“歧視的偏好”,似乎女性員工給他帶來了主觀或心理的代價。這種心理代價的大小可通過歧視系數d來反映,d可用貨幣來計量。

如果雇主沒有歧視,雇用一個男性工人的代價就是工資水平Wm。但是對于一個有歧視的男性雇主來說,雇用一個女性雇員的成本應該是女性雇員的工資水平Wf加歧視系數d所表示的貨幣值,即Wf+d。當每個工人的總成本在歧視雇主看來是一樣的情況下, 即當Wm=Wf+d時,該歧視雇主才愿意雇用女性,也就是說,只有當女性的工資水平低于男性的工資水平時,歧視雇主才會雇用女性。更確切地說,為了受雇,盡管女性與男性勞動生產率一致,女性的工資水平仍必須比男性的工資水平少歧視系數的量,即Wf=Wm-d。
例如,男性工人現行的工資水平為每小時8元,d為2元,即歧視雇主雇用女性的偏見貨幣價值為2元,那么,該雇主愿意雇用女性的工資水平只有6元。
此理論表明,在勞動生產率相同、勞動力市場上對女性存在歧視的情況下,為了與男性競爭工作機會,女性必須接受更低的工資。

2. 就業隔離理論
為了便于解釋該理論,先作出如下假設:
1.男女性勞動者數量相等,假定各有600萬人;
2.總的勞動力市場由三種職業X,Y和Z組成,每種職業具有相同的勞動力需求曲線;
3.男女性勞動者在勞動力特征方面完全一致,也就是說,兩者在三種職業中都具有相同的生產率;
 4.產品市場是完全競爭的,即需求曲線不僅反映邊際收益產品MRP, 同時反映邊際產品價值VMP;
5.由于就業隔離,X與Y是男性從事的職業,而Z是女性從事的職業,即女性被X,Y職業排擠,限制在Z職業。

再次看到這張圖,男性勞動力將在完全競爭的兩個職業勞動力市場中平均分配,其結果是,XY兩個職業勞動力市場中各自有300萬男性求職者,工資水平為w1。盡管男性勞動力可以進入Z職業市場尋找工作,但是由于工資過低他們不會進入Z職業市場。
Z職業市場工資水平之所以低于X和Y兩個職業,是因為女性勞動者就業受到排擠,很難進人X和Y職業市場,導致600萬女性勞動力擁擠在Z職業市場,從而獲得低得多的工資水平w2。
這種就業隔離的后果顯然是,男性以犧牲女性勞動力收益為代價,獲得了較高的工資水平。雖然從圖中看,女性獲得的工資水平等于她們的邊際勞動收益和她們對社會的貢獻邊際勞動價值,實際上由于被限制在Z職業中,她們的勞動力供給相對大于需求,從而使W2低于W1。

聯系到現實生活,雖然法定女性退休年齡是50~55周歲,但不難發現職場上很少有40歲左右的女性。是這個年齡段的男性相對更有經驗而具有競爭力……?
難道女性能力不如男性?
事實證明絕非如此,那些沖破職業性別隔離,進入由男性主導的行業的女性,用行動證明她們并不比男性差,甚至做得更好。
一項有關女性卡車司機的調查研究表明,女性卡車司機大都是因為熱愛而進入這個行業,雖然剛入行會很困難,但為了打破固有的刻板印象,女司機相對會更吃苦耐勞,并且長期下來會形成“男性氣質”。這證明卡車司機必備的素質能力與性別無關,所謂的“男性氣質”其實是人為建構而成的。
提升女性的勞動力市場地位,奪回決定薪資待遇的話語權,需要我們每一個人的反思和發聲。
 

XXLivehouse招聘Z女士

Z女士您好,我叫xxx,是一名大學生,在公眾號看到了招聘志愿者的推文,想要面試設備部。有過樂隊經歷和一定的樂器知識及英文基礎,非常愿意接受培訓、為樂手提供服務,希望能夠得到面試機會。

不好意思,設備部只招男生,你可以過來面試服務部。
…………………………
小編暑假時的真實經歷,志愿者招聘推文上并未標明只招男性

家務勞動又算什么?

上述勞動力招聘市場的性別歧視令人無奈,其實不止歧視,即使女性應聘者完全符合雇主的要求、雇主也并不屬于歧視雇主,他也會因為生育婚姻等問題而更傾向于選擇男性應聘者,女性極有可能面臨失業,甚至退出勞動力市場。
大多數女性不得不選擇當家庭主婦。
縱觀歷史發展,有一大部分的女性被固化認定為“家庭主婦”,然而這些“母職”“家務勞動”并不被定義為勞動——它們是沒有報酬的。

其實早在20世紀70年代,歐美的社會主義女權主義者就提出了關于家務勞動的問題,當時社會也爆發了不少社會主義女權主義運動,其主旨就是為家庭主婦爭取酬勞。然而到了70年代末,在社會主義女權主義繼續高漲之時,馬克思主義卻和女權主義產生了分裂,經典馬克思主義理論認為,一個勞動力只有進入勞動力市場發生了交換,有了交換價值,我們才能談它的剩余價值和相關剝削的問題,顯然女性所從事的家務勞動并不符合這一條件,家務勞動的問題并沒有得到解決。直到今天,全世界的大部分地方并沒有對非外包型家務勞動支付報酬。21世紀初,一些新馬克思主義女權主義者雖然也有關于家務勞動的辯論,但這些辯論也都不了了之了。

疫情期間,家務勞動問題更加嚴重。初期封城導致很多育兒嫂、保姆等家政行業從業者被困老家,家政市場供不應求,導致家務外包成本增加,大多數女性只能自己承擔家務,在家辦公也受到影響,比如孩子會出現在視頻會議的畫面上。
女性承擔家務勞動仿佛是理所應當的,但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女性的家務勞動屬于再生產,是有價值的,甚至是可以明碼標價的。

我們希望,有一天提到職場女性,我們想到的不再是性別歧視,不再是因為生育婚姻問題而離開職場,不再是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
我們希望同工同酬,我們希望男性休產假制度普及、而女性不會因為要生小孩帶小孩被逐出勞動力市場,我們希望男性也能承擔起平衡家庭和工作的責任。

·· THE END ··

責編 | 馬圓圓 沈  力 甘雅萱
希望得到你們的點贊 | 在看 | 評論
感謝閱讀

勞動經濟學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